湖南经纬实验学校:中科院院士增选预候选名单

文章来源:赞那度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5日 12:55  阅读:2370  【字号:  】

如今,外公已去世一年多了,想起来,心中还不免隐隐作痛。我常常会想念外公,想念外公慈祥的面容,想起小时候那段往事,想起外公的烟斗,那袅袅的烟雾一如我的思绪,渗着惆怅,夹着失落,慢慢地飘散,飘散……

湖南经纬实验学校

我和表弟躺在帐篷里天马行空地聊天,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,我也有点困了,便准备睡觉了。刚合眼,忽然听到啪、啪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帐篷上。真烦人,我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,那声音却越来越快,越来越响。一定是下雨了吧!我把拉链拉开了一条缝,把手探出去,果然是下雨了。我拉上拉链,决心不理会这些吵得人心焦的雨点,继续睡我的大头觉。可没坚持一会儿,风也吹了起来,直吹的帐篷摇摇晃晃,好像要把帐篷吹飞了一样。我有点害怕,睡意一下子全跑了。这时,表弟也醒了,不过他看上去似乎并不担心。我小声问他:你爸买的帐篷结实吗?不会把咱们吹跑了吧?什么?你竟然怀疑我爸买的帐篷不结实?你也太不识货了。他装出一副贵族的口气,那可值这个数呢!他说完比出八的手势,洋洋得意地看着我。这时,一声惊雷,他吓得立刻钻进了被窝,用手死死地拽住我的胳膊。现在,轮到我笑话他了。就这样,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战斗了起来,一直到十二点多,才和着风声雨声睡下了。

在我的朋友面前,我是一个活泼、开朗的人。和她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我总觉得非常开心,感觉时间过的非常非常的快。我在朋友面前总是小心谨慎的,生怕说了一句让她们不高兴的话就会和她们绝裂。当我的朋友开心时我会和她一起开心,当我的朋友难过时我会和她一起难过,并给予她安慰。这就是朋友之间的友谊,这种友谊是不能用任何东西开衡量、替代的。

我打开家门,回到家里,妈妈问我买的油呢?我愣住了:油?什么油?妈妈生气的说:我让你出门买油,你干什么去啦?我一拍脑门,想起来啦。我急忙跑了出去,准备再去买油,可一摸,钱少了,没关系,幸好还够买油的钱。

春天,万物复苏,这儿的景色也更漂亮了。瞧,小花刚睡了一个大头觉,害羞的露出小脑袋,好奇地看着四周,倾听着春的脚步。溪水勃勃的流着,犹如一首动人的曲子,拨动了我的心弦。我走在田野上,新翻的泥土闪开了路,滴着黑色的油。春,吹起了口哨,哨声顺着瓦蓝瓦蓝的天空滑到了远方,也把春的祝福洒遍了整个小山村。

友情,这种亘古不变的感情,也许它不像爱情那样带给你甜蜜,也许它不像亲情那样时刻给你温暖,可是它就在那里。我总说永恒本来就是神话,遇见友情,我信了。

就拿一间办公室来说吧!夏天,办公室里开空调,屋子里的空调的温度是多少,我猜想没有几个人能明白地说出来。只要记下一个温度很难吗?只不过,是我们不愿去记罢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柏婧琪)